资料中心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谱之三(<一百二十八>附录篇 江西省铜鼓

字号+ 作者:网站编辑 来源:八郎公系编委会 2017-03-31 10:14

江西省铜鼓县八郎公裔孙祖源考证决议

 

八郎公系铜鼓裔孙代代探究祖源,人人奋起孝思,都希望本届谱牒能将八郎公源流世系理顺。中华丘氏宗亲联谊总会铜鼓分会顺应八郎公系铜鼓裔孙之愿望,秉承总会修编大宗谱之方针、原则,根据八郎公系铜鼓裔孙所存旧谱和总会提供的古谱序总计42篇为依据进行研讨。现将八郎公系铜鼓裔孙对祖源考证的情况概述于后。

一、八郎公系铜鼓裔孙目前有惟长、惟禄、二个支系共45房宗亲,祖源衔接有两种情况:一是四十四郎派之世渊公裔孙,在清光绪廿二年(1896)丙申续谱之前,以继龙公为一世始祖、惟禄公为二世往后排序,未上接伯七郎、三五郎;丙申续谱之后排序没有改变,但祖源从继龙上接伯七郎、三五郎、法言、乔公至穆公代代不漏。二是除世渊一房裔孙外,其余各房在清光绪廿九年(1903)癸卯续谱之前,以八郎(继龙)为始祖,惟禄为一世祖往后排序;续谱后排序也没有改变,祖源从八郎(继龙)上接伯七郎、三五郎、法言、乔公至穆公代代不漏。

二、从有关研谱资料看到:八郎(继龙)公南宋宝庆二年(1226)丙戌生,长子惟长南宋淳祐八年(1248)戊申生,次子惟福南宋淳祐十二年(1252)壬子生,三子惟禄南宋宝祐三年(1255)乙卯生。“世居宁化石壁,时值宋末,彼地扰攘,人声鼎沸,一世祖惟禄公二十七郎三兄弟同母韩氏八娘移居上杭胜运来苏黄坑而居焉”。正值1277至1279年间元兵打到福建,宋军节节败退之时,次子惟福公又于宋祥兴二年(1279)己卯迁大埔虎头沙。按常理兵燹来时,普通百姓只会就近在山上躲上一段时间,无需举家远僻他乡。因此,“三惟”奉母避兵举家迁南坑之原委,值得我们深入探讨。

三、在42篇文献中有19篇主张以丘公八郎(继龙)为始祖,惟字派为一世祖:有12篇主张以老三五郎为始祖,伯某郎为世祖,八郎(继龙)公等同代先祖为始祖(其中有5篇由于仿制、有序无谱、历史事实与谱序资料相矛盾、谱序与作者的一贯主张相矛盾等原因当疑伪作之嫌);有5篇主张以惟禄(二十七郎)公为始祖排序;有3篇不承认致政公一脉裔孙为伯四郎裔孙:“其源出于江右建昌路新城县人氏,住居则在石城蛟湖堡西林之地。有讳曰致政公者,宋嘉定(1208-1226)间,避兵来杭,创置田业,立家配娶而兴起焉。”有1篇认为“有念三郎公妣韩氏一娘率三子,长三四郎,次三五郎,三三六郎住于上杭。我三五郎公生十子……。惟我祖伯九郎,生五子……”。此文撰于清顺治三年(1646)丙戌三月。有1 篇认为“又黄岩三五郎佳冢、紫林滩继龙公天葬之地,当究认宗源悬挂”。

四、八郎公世系之确立及两次重大嬗变:1、迄今为止发现明弘治十年(1497)丁巳丘志翀,为首始编惟禄公家谱作序:“溯余之始祖二十有七郎者,世居宁化石壁,后因宋元构兵,乃迁居于上杭胜运里……,一脉相传,绳绳相续,迄今三百年矣。”“松闻之先祖崇德公曰:本邑寇贼屡起,兵燹叠见,图籍宫室,一扫而空,惟存前人所列时祭祖考名位而已。……于是探本索源,谨依遗绪序次为图,以世次存亡年命,先茔向背之所,绪诸谱端,以俟后人而知,代数不紊,尊卑有序……。”继翀、金俩公之后的第三个编谱者,是第一个写始祖丘公八郎及“三惟”名讳的八郎公派下四三郎裔孙丘昂,他写道:“粤自验之,始祖考丘公八郎,祖妣韩氏八娘生三子:长惟长、次惟福、三惟禄,世居宁化石壁,时值宋末,彼地扰攘,人声鼎沸,一世祖惟禄丘公二十七郎三兄弟同母韩氏八娘,移居上杭胜运来苏黄坑而居焉。迨夫昂粗知陋集,向族辈人道计,求诸族宗绪,鲜有存者,于是取叔祖太茂敷公笔称:一世祖惟禄公至九世继纶公之迹,验是为裔,以昭后世也”。此后,四十四郎裔孙廷纶、自昂、尚志;四九郎裔孙建名等诸先贤皆以此为序修编八郎公派下各支谱。2、明嘉靖十七年(1538)戊戌盛端明《上杭丘氏族谱前序》被疑为后人取《古梅丘氏族谱序》所冒名篡改,并非其本人原作。理由:A,除被篡改部分外,其余内容与《古梅丘氏族谱序》一模一样;B,《古梅丘氏族谱序》作者盛氏称:“程邑丘熟之(丘晏)令尊甫宏先生乃予窗友也,一旦书其谱流世系,请予叙其端”。而《上杭丘氏族谱原序》只字未提;C,从1525至1550二十多年中八郎公后裔未曾编过谱,所有旧谱资料里都未发现八郎公后裔中有哪位先祖认识盛端明。盛又为谁作序呢?3、明万历(1574)甲戌,八郎公裔孙的族史世系发生了第一次重大变化,四十四郎裔华公在当年春天为纂修《惟禄公家谱》撰《统宗源流考》、《惟禄公家谱序》,此时正值惟禄公裔孙状告李祖显、游茂相毁占祖坟,不知是当年子孙势微难拒李游两姓,或者是八郎公裔孙有强烈的统宗统系愿望,华公分别在上述两文中对八郎公系裔孙近百年坚持的认属习惯进行点名批评,毫无根据地为八郎公妄自冠以“继龙”,并为其找出父亲、祖父,自华说:“观志翀、金公及廷纶公,自韩八娘起始祖,特自所祭之墓上认起,使二十七郎失认父继龙,失认祖伯七郎,又失认曾祖三五郎,是谓考据疏而失认宗源也。”“立继龙公婆韩八娘为一世之始祖,推伯七郎为自出之祖,而上祀三五郎以随分之礼。”然华公对此番安排也于心不安,当年闰腊月为其父略公在卜葬八郎公梅花落地墓碑开光庆典上拜读的所撰《祝文》中又曰:“敢昭告于大始祖考丘公八郎坟座前,追仰而言曰……”。此时他不称丘公八郎为继龙。华公在《合坟镌碑认宗认墓记》中坦言:“又黄岩三五郎佳冢,紫林滩继龙公天葬之地,当究认宗源悬挂”。可见,当时八郎公裔孙对改变祖源认属,争论何其激烈。在昂公去世后的明崇祯九年(1636)丙子,上杭城南惟禄公祠祠成入主,举人、任山西榆次县知县、四十四郎裔孙梦鲤,九十四寿庠生、四九郎裔孙润谷,九十九寿庠生、四三郎裔孙之麟,共同召集三房嗣孙“议奉八郎公为始祖,惟禄公为一世祖。考之于古,质之于今,于祀正合于是祠内神主及祖坟碑记,悉称八郎公为始祖,尊禄公为一世祖,由是二世三世以至百世子孙皆依此照为序”。也许这里有人会说:《上杭邑南宗祠记》写着“议奉继龙公为始祖”,你们怎么篡改为“议奉八郎公为始祖”?那么,让我们看看四三郎裔孙之麟公及臣飏公谱序,尤其细阅国荣公于清光绪十五年己丑撰《上杭黄坑增修源流序》即知原委:“创建杭南邱祠,立神主始祖八郎公,一世祖惟禄公。至咸丰四年(1854)换过神主,则写始祖继龙公。至八月秋祭,镇平蕉生等来杭,痛责易名之错,三房经理无词可对,事成己久,将就而已。”“查得嘉庆十九年(1814)创建丘氏总祠,不知何人将“继龙”写在神主,当时族众未曾深究,后人随其称。”可见《上杭邑南宗祠记》中“议奉神主”早已被人偷梁换柱,我们只是恢复原貌而已。4、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甲午,古梅石窟都开基始祖十四世裔孙(自认为八郎公19世裔孙)隽铣公叹三世怀才,不得一第,咎之风水,故置儒业而习风水兼访世系,历访廿余年,一日适潮揭阳芳榕家,披览韶州佥判必明进士1272年谱序:“其八弟必仁经商汀杭,赘胜运里韩氏八娘为室,生子曰福曰禄”。隽铣公联系杭邑上祖八郎公妣韩八娘,生子有福、禄者,由此而上接必仁(行八郎)、淑敏、君与、成实、烋公。在隽铣公(1714)认属上祖丘公八郎为必仁公之前,古梅州、归善、海陆丰、上杭等地先祖均不知有必仁公经商汀杭事,这是第二次八郎公世系族史发生重大变化,引发了八郎公裔孙持续近三百年的大争论,实在苦了热爱祖宗的万众裔孙。

五、八郎公上接源流问题:1、中华丘氏族谱研究总会依据:A、乔公次子法从唐僖宗乾符五年(878)戊戌生,唐天佑元年(904)甲子由邵武禾坪迁居建宁在城,复迁上黎堡蟠湖高坑(今名邱家排)。据此,其胞弟三郎法言亦为唐僖宗时人。B、灵溪于清嘉庆十二年、清道光十八年,清光绪二年、民国八年和邱家排于清康熙三十二年,上饶于清同治十一年,上述六种族谱均载:乔公三子三郎法言由禾坪迁广昌官溪转迁连城高地,葬下庄慕塘坑背头,娶吴氏六娘,葬连城高地圳头坑。生子三:十一郎、十二郎、十三郎。这与1877年以后族谱载三郎法言迁宁化石壁,妣韩氏一娘,生三子:三四郎、三五郎、三六郎,大相径庭。C、经查实,上述谬误源于兴国举人毓锟公,他将法言公的迁地、妣氏、生子及葬地等不按事实进行改动,总会作出了关于《三郎法言与三五郎的父子关系不能成立》的结论。2、从三五郎所谓生十子来看,1815年上杭总祠建成,上祖名位仅列三五郎及伯四郎、伯七郎、伯九郎、伯十郎享祀牌位,伯一、伯二、伯五及失嗣的三、六、八无牌位,上祖三五郎公所生十子不能全部入祠,此间个中隐情值得深思。3、丘聪于明景泰元年(1450)庚午为伯一郎公裔编谱作序,该文并未言及“其子十人”名讳,也未说“其子十人”各传子裔名讳,此说明“丘公八郎”和“继龙、从龙、梦龙”均与伯七郎无关系。4、丘宏、(丘弘)在明成化二年(1466)丙戌撰写两篇谱序,作者实属一人,二篇均疑伪作。其一,泓公子国兴讳祯,于明嘉靖八年(1529)己丑为本支系撰写谱序,“梅雪君尝欲合修一谱,适先君有事中山国(1471年),遂不果。”这就证明泓公1466年未曾修谱。其二,家父作谱序这是家中一大幸事,岂有儿子不知之理,子续谱岂有不承父志而另僻蹊径。假设祯不孝,那么房中叔伯兄弟为何不批评,反而帮其谱成而流传后世呢?其三,同一作者在同年为同一事作两篇谱序,是闲着没事干吗?况且他忙于赈灾。其四“丘泓·前序一”的内容基本上与丘聪明景泰元年(1450)庚午序相同,“丘宏序”又与“丘道隆序”颇为相似,谁真谁假,二者可能是后人为“统宗统系”而加工,这也是不能排除的重要因素。其五,早在明弘治十年(1497),致政公十世孙鼎公之同乡廖辅序、明嘉靖五年(1526)十世孙丘祯之同乡田赋序、明嘉靖八年(1529)丘祯序,共计留传三篇谱序,否认伯四郎为致政之父。致政公至南宋嘉定(1208-1224)避兵来杭,始居邑之太平长流(今永定辖地)。而致政公的祖父所谓三五郎却于1271—1279年姗姗来迟之后才在杭川生下十子,岂不是孙辈捷足先登,乱闯人间?故至今致政公裔孙仍以致政公为始祖。5、华公谎称:“若伯七郎公婆墓,须博访从龙、梦龙裔或卒葬广地也!”这次广东成为中华丘氏大宗谱修编之中心,查遍广东河源、梅州等地俱无伯七郎公婆墓,实为华公统宗统系而杜撰。至于我县伯九郎、伯十郎裔孙长期以来东寻西找,至今没有找到有说服力的祖源,本届修谱,两房裔孙已与分会达成共识,从伯九郎、伯十郎起往后排序,上祖源流问题待总会考证后再作定论。6、三五郎之曾孙惟长、惟福、惟禄世居宁化石壁。时值宋末(1277至1279)三兄弟奉母韩八娘移居上杭胜运里南坑来苏黄坑开基。按常规曾孙与曾祖父四代应相隔七十岁以上,但他们几乎同时迁上杭,更奇怪的是曾祖父还能在上杭生十子,况同一地方祖父三五郎称始祖,而孙子继龙也称始祖,有悖常理。

六、结论:综上所述,四九郎裔孙志翀是惟禄公房第一个编谱人,“溯余始祖二十有七郎者……”,四三郎裔孙昂是第三位写谱人,也是第一个写“粤自验之,始祖考丘公八郎,祖妣韩氏八娘。”四十四郎裔孙廷纶是第四位写谱人,他所写谱序大意是:余及长见役于官,又历於商,不知何者为某祖考,何者为某祖妣,源流莫溯,世次莫详,是则可忧也,乃知诸父诸兄并无谱志,后闻翀、金俩公造有谱册,借而披阅,始知先世居于宁化县石壁村丘家坊,宋时彼处离乱,吾祖先兄弟三人,奉母韩氏,移来上杭胜运里扶阳上坪居住。这些先贤已经为我们今天能正确衔接八郎公源流世系提供了有力依据。而华公在几十年后提出以“立继龙公婆韩八娘为一世之始祖,推伯七郎为自出之祖,而上祀三五郎以随分之礼。”实在有违史实,不足采信。隽铣公提出“溯其所自,系八郎公讳必仁之六世孙也,使原本争论不休的八郎公世系源流更加复杂化,也不足采信。今天,我们应该以四十四郎裔梦鲤公1636年主持杭嗣会议的实事求是为榜样,考之于古,质之于今,符合坟墓碑记,祠堂神主,皆以八郎公为始祖,禄公为一世祖,二世、三世以至百世子孙皆依此为序来理清源流世系。鉴于以下五个依据:“1、最早的墓碑;2、金埕内的墨砚;3、祠堂神主牌;4、祖居地黄坑最早的昂公谱序。5、韩八娘对应的丈夫必定是丘公八郎。”谨就八郎公铜鼓裔孙祖源考证决议如下:一、议尊丘公八郎之妣韩氏八娘为迁胜运里之始祖,(列穆公世序73世);惟长、惟福、惟禄三公妣为一世祖,(列穆公世序74世);由是二世三世以至百世子孙皆依此为序;为尊重世渊公铜鼓裔孙情感及其旧谱记载,同意世渊公裔孙以八郎公为一世祖,惟禄公为二世祖,其裔依此排序,穆公世序仍按上款排序。二、总会2002年10月8日《关于三郎法言与三五郎父子关系不能成立的公告》是非常及时、正确的,铜鼓八郎公裔孙坚决拥护。三、“继龙”之名讳是华公为否认志翀、丘昂、廷纶等先贤谱序而杜撰的,应予否定。四、基上所述,三五郎并非八郎公祖父、伯七郎亦非八郎公之父亲。伯七郎无生殁、行实、墓址等记载,且所谓的十伯胞兄弟之生庚,籍贯等(已知有江西省人和福建省人),他们兄弟之间、子侄之间、与父亲三五郎行实都存在诸多矛盾。据此,伯七郎为八郎公之父和三五郎为八郎公之祖父的称谓不能成立。五、八郎公上接祖源有待总会考证后再定。

在总会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八郎公裔孙后贤们年年代代锲而不舍的考证,八郎公上祖源流终将理顺。我们祈祷八郎公系裔孙“辈出彬彬,邦家伟器,缨簪朱紫,接踵可期”。谨以此议载入分谱。

到会人签字:

 

中华丘氏宗亲联谊总会铜鼓分会

二00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原载《江西省铜鼓分谱》)

【独家稿件声明】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755-83251234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谱之三(<八十三>世传篇 四十郎公房<兴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

    2017-04-05 09:38

  •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谱之三(<一百二十七>附录篇 揭西丘(邱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

    2017-03-31 10:10

  •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谱之三(<一百二十六>附录篇 关于《丘公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

    2017-03-31 10:04

  •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谱之三(<一百二十五>附录篇 资料)

    中华丘氏大宗谱·八郎公系

    2017-03-31 10:03